02:57, From San Francisco to Singapore

在飞机上看完 The Gifted、The 15:17 To Paris 和 12 STRONG 之后,我开始寻找下一部电影来打发时间,尽管我在出发时打包行李的时候还带上了一本纸质的应该要看的书,而现在已经是一个周以后的回程了,我真正碰到这本书的时间也只是昨天在酒店打包的时候。

这样不好。

我脑袋里其实在看 12 STRONG 之前就这样告诉过自己了,但因为剧情实在是太吸引人,我没能克制住自己。所以这一次,我拿出了 iPad Pro 想要写点什么,毕竟每次给朋友介绍它的键盘外设的时候,我都说得像是我每天在用它非常高效地打字一样。

我想反省一下自己。

有好的东西放着不用其实是很糟糕的是一[……]

read more

j j j

一次失败的演讲经历

其实是两次,只是我失败了又一次。

我想主办方当时找到我的原因应该是想要我去分享一些经验,或者是讲一个鼓舞人心的故事,我也这么想,所以答应了下来。

由于对上一次演讲经历的不满意,这一次我期望很高,我把闲暇时间几乎都用在了想「这一次讲什么」这件事情上,特别是洗澡的时候,会有很多点子蹦出来,这让我产生了一种「我可以讲得很好」的幻觉。

我还分析了上一次演讲视频,总结出几个让自己特别讨厌自己的点准备在这一次改掉:

讲了许多重复的词,比如「我」,比如「然后」,比如「东西」,它们出现的频率之高让人生厌
个别时候我的话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是一种超过自信的自负,而我在生活中是极其反感这[……]

read more

j j j

二十四岁

熟悉我的朋友应该会有一些印象, 就是生日时候我会拍一个自己的视频, 配上一篇感悟发在博客, 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总结。

不过我很久没那么做了, 上一次是在二十二岁, 那会儿还刚去 ZEALER 不到半年。这一次也没有刚好是生日, 因为担心那时候会在忙。

两年可以带来什么?

某些情况下的强迫症变得可以控制, 比如未读消息与图标排列等太在意会影响到生产力的这种; 但有些就越来越严重, 比如乘地铁的时候会尽量避免触碰扶手或者栏杆, 如果碰到过, 会不愿意和她牵手, 也因为这个吵过架。

文字习惯改变了, 不再用繁体, 在使用中英文标点以及半角空格的时候也变得更加严谨, 这在我的博客或者微博可以很明[……]

read more

j j j

iMac with 5K Retina display

在朋友 sofish 的妹妹那里购入了新款的 iMac, 作为她店里售出的第一台 iMac with 5K Retina display, 我答应她会写一篇开箱, 所以这就开始吧。

机器是国行标配, 小闷的店里也只有这个, 但标配对于我来讲很明显不够用, 单一个 Photoshop 用 8G 的内存就跑不动了更别说 After Effects。所以我升级的方案是自购四条 8G 的内存条换上, 别的就没办法了, 但具体是否够用还得用上一段时间才能得出结论。

货在深圳由顺丰发出, 还弄了一个木框, 从她微博了解到这个费用大概在两百块左右, 保护得很好。

但送到的时候, 这个保护也成为了一[……]

read more

j j j

我如何使用 Photoshop 工作

大概从 2001 年左右开始接触 Photoshop, 当时是看到朋友的爸爸 (摄影师) 用它来修整照片, 吓到了。

后来的话, 自己家里买了电脑, 开始玩一些恶搞性质的照片合成, 直到我发现自己开始讨厌街上的招牌, 我认为它们都太 LOW 了, 当然, 我还认为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完成一个好看一百倍的作品…

十多年后的我现在是一名 UI/UX Designer, 工作性质决定使用 Photoshop 的方式, 相信你也听到过平面设计师用 300 PPI 分辨率去做网页的笑话, 或者你甚至不觉得这是一个笑话都 OK, 如何用这个强大的图像处理工具来做 UI 设计工作? 这就是我打算分享的内[……]

read more

j j j

主旋律

人是怎么变得这么快的?

看到自己一路走来, 不得不去问出这个问题。真的, 我变了好多。

自己作为当局者, 其实好难发现这个, 到现在我也只是察觉到了一二。

· 设计

回头看自己最初做的东西, 真的惨不忍睹, 甚至绝大部分都是抄袭或者临摹的, 真正谈得上原创以及有想法的东西少之又少。在现在的我看来, 我开始可以产出有质量保证的作品的时间, 是 2010 以后, 是开始做一个原本我并不敢公开的项目 – MAGIC SEED 之后, 而为什么我现在敢公开, 就是因为我变了。

我完完全全没有想到一个像我这样什么都乱来的人在 10 年以后就可以做出像模像样的东西了, 虽然它[……]

read more

j j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