钥匙

起笔好难。

分不清这是因为重视,还是掩饰。

或许都有吧。

那么多草稿躺在后台,还是需要一个解释的。

 

八号凌晨的一点四十六分。

昨日早晨七点二十一才睡下的我,选择写博客。

 

我想写一些东西。

 

前些日子去了北京国际魔术大会,工作人员身份。

准确点,是临时的「刘谦团队」人员。

 

到酒店的时候,我的名字与身份证号码被列在了名单的末尾,只需要拿出身份证,就可以住进这个并不便宜的地方。这份名单的第一位是刘谦,第二位,是他的经纪人何晃杰。

躺在浴缸里的我会停不下来地在想,要[……]

read more

j j j

Keep In Touch Again

其实这个博客的存在在之前一直是以「分享好东西」为目的的.
如果你的心里冒出了一句「靠, 不是吧」, 那恭喜你, 你见证了一个博客在博主失恋以后的变化.

我都好难数清楚自己有写过多少与她有关的内容, 好多好多.
而我也知道, 我会写更多, 因为我是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她.

甚至是到了这个新环境, 在学习新的语言的时候我都会想..
如果我对她说「我好撚钟意你」, 会不会感觉很好?

为什么会这样想是因为我有记得以前我和她有讨论过这件事情:
如果用我们的本地话说「XXX, 我爱你」或者「我爱你, XX」的话, 将是一件很2的事情.
这真的很2, 哈哈.

一晃, 好像[……]

read more

j j j

CHAMBER

我喜欢关着自己.

喜欢在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 从来都觉得安静的自己最有效率.

可我并不把这理解为「宅」.

宅男们喜欢看动漫, 而我, 喜欢玩牌:

这几天晚睡.

洗澡的时候把自己关在浴室里, 不开灯, 什么都看不到.

真的什么都看不到.

而我洗着洗着, 竟看到了光亮.

「在黑暗的地方待久了, 必能更容易, 更敏锐地发现光明.」

加油.

j j j

TWENTY-ONE

转眼又大了一岁, 尽管身份证上还差13天.

记得前几天自己生日的时候, 我是这样知道那天是自己生日的:

那是凌晨的00:30左右, 拿起手机…
看到第一条祝福短信: 「这号码以前是别人在用么? 怎么会有人发生日快乐过来…」
看到第二条祝福短信: 「不是恶作剧吧… 没必要吧..」
第三条: 「这… 搞什么鬼..」
第四条, 我发小的: 「今天.. 真的是我生日?」
第五条, 我妹妹的: 「原来今天, 是我生日啊…」

我从未觉得自己能忘记自己的生日, 常听到, 常看到, 我都觉得这是做作的表现 – 「他妈的怎么可能连生日都记不起」.
可是, 我在离[……]

read more

j j j

小白

久久未更新博客,
原因是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可写.
但这次, 不一样.

这个月的七号, 也就是十天前, 我合租的朋友买了一条小萨摩, 是我陪她一起选的.
到家的时候, 我发了一条微博 – 「新成员小白安全到家, 哈哈」.

因为很兴奋, 所以按捺不住刷屏了另一条 – 「咬人是不对的哟, 亲」

包括之后的几天, 我都有意无意发过有关他的微博内容, 对他的存在, 已然成为习惯.

我想象着, 他会像金针菇一样, 慢慢长大, 听话, 可爱.
可是我真的一点儿也没想到, 十天, 只是十天, 他就已经不在.
在那家宠物医院里, 我一直陪[……]

read more

j j j

five days before

从广州回来已经七天了.
那边是五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和一个充满未知与机遇的地方.

我喜欢未知, 也喜欢挑战.

还有五天就要真的过去, 手里还有一个一直抱怨没灵感, 生怕完成不了的单子; 还有一直停留在Single Post的好玩吧改版设计; 还有纸牌爱好者教学区的代码部分与一大堆需要译制的视频; 还有一大堆无奈答应的事情…

天呐.. 我真的准备好了么?

电脑要怎么弄过去, 过去房子怎么办, 那个面试能不能过, 不能过我该去哪儿找像这个一样钟意的公司…
可是就是在这种让我焦虑到要命的时候, 我却去打扰那个我一直藏在心底的她.

再想就要爆炸了!! 五天,[……]

read more

j j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