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失败的演讲经历

其实是两次,只是我失败了又一次。

我想主办方当时找到我的原因应该是想要我去分享一些经验,或者是讲一个鼓舞人心的故事,我也这么想,所以答应了下来。

由于对上一次演讲经历的不满意,这一次我期望很高,我把闲暇时间几乎都用在了想「这一次讲什么」这件事情上,特别是洗澡的时候,会有很多点子蹦出来,这让我产生了一种「我可以讲得很好」的幻觉。

我还分析了上一次演讲视频,总结出几个让自己特别讨厌自己的点准备在这一次改掉:

  1. 讲了许多重复的词,比如「我」,比如「然后」,比如「东西」,它们出现的频率之高让人生厌
  2. 个别时候我的话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是一种超过自信的自负,而我在生活中是极其反感这样的人的
  3. 忘记了部分内容,生硬地临时充填了一些内容去补足演讲时间,很不讲究

完成这个总结后我的脸上是有微笑的,「我可以完成一个更好的演讲」的实现难度在我心里变得简单起来,再加上活动举办日期刚好是我生日的这一巧合,写稿时候的我简直就像有光环加成一般,甚至还在某晚睡觉前发了一条内容是「我要讲得比上次好十倍」的微博。

第一篇讲稿给过去之后,主办方认为还不错,只是结构上需要再整理一下。这样的反馈让我倍受鼓舞,很快地根据反馈修改了一遍,然后我又得到了类似的反馈 —「这次哪儿还不错,但最好可以怎样」。

反复的过程中,我思考的内容开始从「我可以分享什么鼓舞到观众」慢慢变成了「主办方想要的是什么」,真是该死,我竟然这才意识到,一个就像是应付考试一样的演讲怎么可能是好的,这在第一次试讲的时候得到了验证。

记不住内容,重试,又一次记不住内容,尽管「昨天才写好最终版本的演讲稿」与「女朋友在台下看着我好紧张」是我可以二选一的借口,但我自己的心里明确地知道这真的就是自己对待这一次演讲的心态不对造成的。

我与主办方那位对接我的组织者都绝对能算得上有高要求与高标准的人,我们沟通了特别多次,也没少为此熬夜,从最开始选择讲故事到后来决定讲道理,我可能写了六七篇不同的讲稿,在这个转变的时候我提出过疑问 — 没有成就没有资格,我给大家讲道理,有人会愿意听吗?

主办方对此的回答是 — 成就不是支撑观点的唯一前提,实践才是。

听完心想,我家里穷,靠爷爷给我买的一台赛扬兼容机学会了 Photoshop 爱上了设计,补习那年的高考第二天没去,就因为觉得靠做设计就可以养活自己,然后真的踏入社会后吃了特别多亏,不论是被「朋友」还是被「老板」都骗过,有过到连兰州拉面都吃不起的情况,每天就自己做一个西红柿炒蛋加白饭,也有过交不起下个月房租与长城宽带网费的情况,降低自己收费标准一千块做了一个网站设计对方拿到了图之后却没给钱,混到现在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养活一只猫确实能算得上有实践。

可我一回想起过去就忍不住地开始愤青,多是抱怨,很少有积极正面的内容,前几日看了主办方剪辑好的视频之后更是可怕,台上的我甚至有些咄咄逼人 — 这哪里是自己。

我恳请主办方不要把这个视频放出去,希望「误导」可以到此为止,尽管在演讲后我有写过一篇用以弥补与解释的文字,但并不是谁都会在看过视频后会看到它。

这一次失败的演讲经历让我更清楚地认识了自己,我常给向我「讨教」如何自学设计的朋友们讲「要正视自己眼高手低」,这是作为设计师所一定会经历的阶段,并且有可能持续一辈子,但并不是坏事 — 因为只有审美的不断提高才能一直做出虽不及但符合自己审美的作品,慢慢追赶就是了。

这次多有得罪,下回若是有合适机会,不如就讲如何自学设计吧。

  1. 太明白这种感觉 一件自己需要做好的事情 很看重的事情 花了心思去准备 准备的时候会过分猜想对方想要什么去放弃自己迎合 又因为心境未够控制导致发挥也不好 没有其他办法的 只有一次次不断的继续试 还有不要舍弃自己 该怎样怎样 相信命里有时终须有

  2. 真是个认真到偏执,偏执到可怕的人,以至于我写这条留言都格外谨慎,写了删删了写最后自己消化了。每次来都能从你的文字里获得一些启示。认识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