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

真是很奇怪, 开始写的时候却忘记了要写这篇博客的动机, 只知道它会很长.

曾经的我不知道是有多么的不自量力, 敢登上学校的舞台, 太空步过来, 太空步过去. 我喜欢 Michael Jackson, 从自己琢磨出了 Moon Walk 是怎么回事以后, 自己就喜欢在镜子面前胡跳一通, 而且还常常会因为这个满头大汗, 但其实自己并没有想过主动登台, 被人看到, 从一开始, 我就是一个腼腆的人, 很难放得开, 到现在也是.

但可惜的是, 我当时念的那所高中每年都有一次叫做「才艺大赛」的活动, 而对于校方眼里学习任务相对清闲的高一来讲, 他们, 要求每个班级除了一个合唱节目以外, 必须准备两个其它的节目, 唱歌, 跳舞, 诗朗诵什么的.

不过其实自己心里确实很想去参加这个比赛的, 腼腆的孩子都闷骚你懂, 如果当时没有人叫我的话, 我或许永远都不会出现在那个舞台上了. 那个人叫叶子, 算起来我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喜欢她到高一, 也有八年, 是一个不知道能给我什么感觉的女生.

当时的她是班上的文艺委员, 记得是一个课间, 她跑过来给我说, 「喂, 你不是喜欢杰克逊么, 上去跳舞吧」, 这当然是为了完成她「每班两个节目」的任务, 但我当时却完全不知是什么感觉, 没有吱唔, 也没有犹豫, 好像是自己做了一件很对的事情之后被别人问到的表情一样, 开始自言自语, 不过, 还没让我答应, 她就把我的名字写上去完成了她的任务.

剩下的, 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 记得初赛的那天(嗯没错, 这货还分初赛复赛决赛), 只有两个同学陪我过去, 而我亲爱的文艺委员和另一个同学帮我买东西去了, 进去没多久, 老师就叫我们开始, 我是第三个节目, 我之前的两个节目中的一个是我在上场的时候为何没有胆怯的原因, 他用完全不会跳舞的周杰伦的那曲《我的地盘》作为伴奏跳了一个软弱无力的 Poppin 帮我找回了自信, 在这里不知道是要感谢还是责怪他一下.

该我了, 这是已经做好「没关系, 重在参与」的准备的一次登台, 可我完全没有想到, 这一次, 却成为了我人生第一次听到全场尖叫的表演, 下台之后, 老师叫我过去谈话, 告诉我五一节的复赛有戏. 我朋友给我说, 当时B区的区花告诉她: 「跳得很好, 就是人太瘦了」. 我一出门就有小朋友拦住我, 问: 「哥哥你明天想吃什么, 我帮你带」.. 我这一切让那个当时只留平头的我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 就算在现在看来, 这也完全是一次意外.

可这次意外就这么改变了我, 我开始被人们议论, 开始有人会悄悄跟在背后, 开始有人给我送早餐, 递纸条, 被相机拍, 然后, 我也因此一下子多了好几个要认我做哥哥的妹妹.

这让我变得有些不太正常, 不再以以前那种应该有的眼光去看事情. 在接近晚会的那些时间里, 我可以超过学校的限制, 把自己的头发稍微留长一些, 理由是, 「我要参加才艺晚会」; 我可以不上自习, 用本应该复习的时间去多媒体教室排练, 理由是「我要参加才艺晚会」..

到现在我还是羞于在高中时候认识的人目前被提起那段日子, 而这也是我第一次把这些写出来, 我记得比谁都清楚,清晰, 它们对我来说并不是美好的回忆, 更甚至, 我希望它们只要我一个人记得就好, 因为我觉得那时候的我是多么的不像我自己, 但是, 它们却真实存在着, 一点儿也抹不去.

写到这里, 还是没有勇气把更多想要写出来的写出来, 或许是因为那个可能马上就要到来的新开始, 让我释然, 希望坦然面对过去, 虽然我写完之后看完发现, 用文字表现出来的一切好像并没有什么.

找到了几张当时的照片, 出于念旧, 贴出来作为结尾吧.

(我都忘了这是谁拍的了)

(和朋友的合影)

(这些是我在我姐姐那里得到的, 而她是在她朋友那里得到的, 是我彩排时候她朋友照的)

(那时候的我是还是清纯可爱的嘛, 不就傻逼了三年么, 没关系, 哇哈哈哈)

72 comments

  1. 从认识的人的网站连到这里,在留言里又看到熟人了。
    果断灌水一下。

    话说,想象不出你留平头的样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