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 Hair

我终于把头发剪短了。就像完成一个心愿那样。

本地这些个好的造型师一个一个地接着消失了, 又不敢去接触新的师傅, 怕。

这样的心理让剪头发变成了奢望, 如果剪完心里就开骂的话, 那真的是不如不剪。对, 就是不如不剪。

可是我没想到这个“不如”会持续5个月, 到那种刘海都快过鼻尖儿的地步。真不知道我老妈是怎么忍下来的。

在自己熟悉的师傅的剪刀下看着头发一缕一缕掉下去的感觉是那么轻松, 就像在家里吃饭那样, 永远不去担心会吃出病来, 每一口都嚼得舒坦。

兴许我要描述的并不是剪发这么简单,  题目是“黑发”。

没错, 黑发。

之前我的头发因为一个莫名其[……]

read more

j j j